【校友风采】一段戈路,一首诗歌——记岭院EMBA校友李梅的戈14A+之路

发布人:罗悦 发布日期:2019-05-24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李梅,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2013级校友。十上戈壁,多次以不同的身份参加”商学院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和”工商大道戈壁远征”。今年更是挑战了玄奘之路难度最大的 A+比赛。昼夜兼程,不间断、自导航、自补给,在 20小时内完成玄奘之路 3 天108.44KM 的路程,并且获得女子季军的好成绩!赛后,李梅学长为我们分享了她的 A+之路。

 

 

"宁心、明志、恒久、致远"

用平淡之心笑看人生

以坚定之心秉承先志

以恒久之心辩行慎思

以致远之心博知纳果

 

A+,日夜兼程 彼此同行……

 

 

    有些路,走了多次,还是让人念念不忘

戈壁的”马甲“,我穿过很多种:

戈9,我是随队医生

戈 10,我是医疗志愿者

征 1 ,我是志愿者

戈 11,我在 C 队抱抱团

征 2 ,我又是志愿者

戈 13,上 A 队为学院争夺名次,序号 A05

戈 14,A+个人组 0024

戈 15,明年,也许,停不下脚步……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我是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的李梅,在戈 14A+的个人组赛事中,一不小心站上了领奖台,拿了个女子组季军。在诸多大神的看来,赛前很多人都认为我一定熬不过漫漫长夜,顶不住凛冽沙尘,早早上了收容车…的确,大家有这样的看法很正常。

 

       因为,赛前病毒性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我,连续咳嗽了两个多月,加之连续的出差、加班,不是飞在天上就是奔波在高铁上,教练的训练我也仅仅参加了两次。赛前三个月没有正规的训练再加上这次戈赛恶劣的天气,对于我这种“跑渣”来说,不能完赛似乎会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回想过去的三个月,以赛代练的方式,我跑了三个全马、两个半马,用核心力量代替了跑步,用爬楼梯加强心肺训练,用瑜伽改善身体的柔韧性。清明节乘假期到戈壁实地拉练探路,把赛道上的几个重要拐点,以及标识物都铭记于心。但是,去年首届 A+的老戈仍然告诫我说,“夜晚的戈壁,很诡异!经常会原地打转……”

 

    在赛前的准备会议,武大廖铖和我,与去年的老 A+江明组成了临时团队,共同迎战这次 A+遭遇的恶劣的沙尘天气。江明在介绍经验的同时,又给廖铖和我进行了详细分工,我负责 GPS 线路和赛道补给,他们两位负责控制赛道节奏和为我破风…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5 月 4 日晚上 6 点,我们 A+临时三人组终于如期站到了赛道上。江明破风,廖铖陪跑,按约定的配速我们快速通过 CP1,穿过风车阵到达 CP2。我的定位器故障无信号,在 CP2 重新更换定位器,喝了两杯热水后,三人向黑戈壁奔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风也开始大起来了,不过还好是侧逆风,我们三个人呈“品“字形前进,出风车阵过围栏进入白戈壁时,天就完全暗了,星星却越来越清晰明亮。赛道一路坑洼不平,我们快步前进跑过疏勒河到达CP3,江明提醒我快速装水,吃东西最多只能停留5 分钟。我将两袋宝矿力粉冲在温水杯里大口喝完,补充盐丸,用坚果填饱肚子。头上的头灯照脚下的路,手里的头灯则向远处寻找前往雷墩子的小路。一路小跑过了雷墩子直达火车涵洞,出涵洞进村后,风向突变为逆风。就这样跑跑停停,体力消耗极大,同赛道的一位中欧 A+戈友大声向我们喊话:“保持体力,改为快走,还要干后半夜呢!”,于是我们一行六人从慢跑改快走,于凌晨两点到达 CP4 昆仑障换装点。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这是一个万分意外和值得我特别珍惜的时刻,等在换装点的亲友团和志愿者们,在这里为我送上了生日祝福,真的,我激动得想哭,但更多的是幸福感和仍处于赛事的紧张感。在大家的生日祝福中,我匆匆吹了蜡烛、切了蛋糕、吃了长寿面(这大概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方便面了!),和临时小分队迎着漫天的礼花,继续我们 A+艰难的后半程。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黑夜中,我们三人沿着水渠进了山谷,顶着九级大风过双墩子直达羊圈,大风吹得我东倒西歪,手中的手杖被吹得磕绊了好几次左脚,这种感觉堪比那年戈九时的 12 级沙尘暴。小分队互相照应,保持前后距离不超过五米,我和廖铖被大风吹得头疼如裂,我的帽子和头灯也被大风吹掉了,一派狼狈。过了“长江大道”,上了小山坡找到“中欧小道”,于天亮时到达 CP5 打卡点,这时的风更大了,风卷着沙石疯狂地打在脸上生生的痛。平时爱美的自己早已无暇顾及这么多,心里不住地唸叨着,“十点钟,CP6 要 关门”。我们三人调整队形,改成倒“品”字形前行,江明和廖铖两人并排为我破风,我则一步不差地紧随其后。时间到了早上 9 点 30 分,终于,我们在 CP6 关门时间之前的半小时到达!装水、吃东西、补充电解质,仅仅停留了六分钟,我们又上路了。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最后的 23.2 公里,离整个赛事的关门时间还剩下 4 小时 24 分,已经连夜奔跑了将近 16 个小时、 长达 80 多公里的戈壁之路,我的体力消耗已超过 90%,步履维艰。此时,江明决定让廖铖先走,他毅然留下来陪我。我们快速商定每公里配速不能慢于 10 分钟,务必要在中午 12 点到达 CP7。体力不支的我,用跑 100 米走 400 米的方式咬牙前行,令人欣喜的是,比原计划还提早了 10 分钟,我们于 11 点 50 分在 CP7 顺利打卡。江明替我装好水,过了 CP7 是一大段下坡路,我借势迈开腿顺坡小跑,前面河谷的围栏口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但我的双脚也越来越如炽烤,两个脚底板火辣辣的疼。此时已经到了今年赛道上的清泉路段,泉水能给我降温解乏;淌着泉水、呼吸着山谷里甜甜的空气、满野的绿色,令人精神抖擞,真的好想停下来拍个照啊,但为了比赛,转瞬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继续闷头苦跑,终于!见到了距离终点 1.5 公里处那座熟悉的小山坡!刚上山坡就看到前来迎接的武大的兄弟们!此时阿杜(彦伟)递过来的那瓶脉动,是这个世界上我喝过最好喝的饮料!踏着武大帆船协会会长龙峰那急促有力的鼓声,在帅哥队医李昌辉的终点陪跑下,在老戈友徐涛、贵宝大哥的簇拥下,我们终于看到了旗门。江明拉着我飞快地向终点冲去,仿佛忘记了前面所有的疲惫和身体的痛楚, 

     我们冲线、打卡,一气呵成!等在终点的涂欣妹妹、吴君晔大哥,以及武大的戈友们,给了我最最温暖的拥抱!爱你们!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EMBA

 

 

      19 小时 45 分 06 秒,我这个“跑渣”,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A+“全程 108.44 公里的赛事!甚至还意外地拿了 ITRA 4 分的积分。

 

      “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 对相信同伴,和鼓励是彼此前进的动力。

 

    “跑渣”的戈 14A+能够安全完赛,并取得了季军的成绩,我想感谢的人很多,队友、亲友团、志愿者,等等,但那么多感谢的话,最终汇成一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转载自公众号:戈诗山1314

初审:漆剑

审核:邬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