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彭浩然: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并不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灵丹妙药

稿件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作者: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9-27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我国尝试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引入个人账户,并最终采用了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统账结合”模式。其中,社会统筹账户采用现收现付制,个人账户采用基金积累制。然后,由于没有完全解决好制度转轨成本,社会统筹基金出现了收不抵支的现象。为了保证养老金当期发放,部分地方政府挪用个人账户的资金,造成个人账户“空账”现象。时至今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问题依然困扰着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1.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并不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灵丹妙药。

由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目标具有多元性,包括消费平滑、应对长寿风险、消除贫困、收入再分配等,所以,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世界上并不存在一种绝对占优的养老保险制度适合所有的国家。正因如此,许多国际机构才提出要建立多支柱的养老保险体系来实现以上诸多目标。简单来看,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面临着不同的风险。前者受人口结构影响较大,而后者会面临较大的投资风险和通货膨胀风险。换言之,两种制度都会遇到困难与挑战,并不是非A即B的关系。我们很难简单地去说现收现付制比基金积累制要好,或者基金积累制比现收现付制要好。Nicholas Barr(2002)指出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方面并无明显差异,最关键的问题是产出增加,而不是养老保险制度选择。

 

2.“统账结合”模式的理论基础在于分散不同养老保险制度的风险。

对于我国基本养老保险为什么要采用“统账结合”模式,国内学者研究甚少,通常认为这是一种折中的办法,将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两者结合在一起,社会统筹账户体现公平,个人账户体现效率。国外一些学者最近也在对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进行反思。他们认为:现收现付制容易受到人口结构、工资增长率变化的冲击,而基金积累制所面临的投资风险同样不能忽视。尽管基金积累制的期望投资回报率可能高于现收现付制的隐含回报率,但是考虑到现收现付制可以对冲基金积累制的风险,从风险组合的角度来看,许多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保留一定比例的现收现付制成份是可取的;不同国家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的具体比例取决于现收现付制的隐含回报率和基金积累制的投资回报率的风险特征。所以,我国养老保险“统账结合”模式的理论基础在于分散了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的风险。

 

3.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应该以现收现付制为主导。

从具体实践来看,由于我国养老保险制度转轨成本问题一直未得到妥善解决,“统账结合”模式并未真正发挥作用。自从我国实行“统账结合”模式以来,养老保险覆盖面迅速扩大,职工平均工资也增长较快。与此同时,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绝大多数都用于存银行和买国债,投资回报率非常低,造成了极大的效率损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看起来还不错,但波动非常大。基于以上情况考虑,至少在现阶段,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应该以现收现付制为主导,即社会统筹账户在“统账结合”模式中占绝大比重。

 

综上所述,笔者不赞同我国需要进行激烈颠覆式的养老金改革,因为新的养老金制度同样也会存在问题与挑战,还会动摇老百姓对养老金制度的信心。在目前的“统账结合”模式下,社会统筹账户与个人账户的相对规模大小取决于政策制定者对不同风险的判断与理解,以及政府应对不同风险的能力。当养老保险基金投资面临较大风险时,我国政府绝对不宜扩大个人账户规模。

 

同时,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设计中的确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需要加以改进。笔者建议中国政府降低养老金待遇增长速度、提高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回报率、改革个人账户养老金计发办法。从长期来看,我国应对未来人口老龄化挑战的关键在于提高未来在职者的人力资本和劳动生产率。人力资本包括人口数量和人口质量两方面。中国政府已经逐步放开生育控制,接下来要出台一些鼓励生育的配套措施,来刺激人口增长,并加大人力资本投资。这些做法从长期来看对维持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财务可持续性有积极作用。